首页 »

“看监控跟看电视剧一样刺激” ,直播成就的窥私欲还能纵容多久?

2019/10/10 1:18:04

“看监控跟看电视剧一样刺激” ,直播成就的窥私欲还能纵容多久?

 

在电影《楚门的世界》中,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一座名为“桃源岛”的小城里的主人公楚门,人生轨迹看似与常人并无差别,但他不知道的是,每一秒钟都有上千部摄像机向全世界直播他生活的点点滴滴。


现在,“现实版楚门的世界”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上演,而且你就是“楚门”。

 

近日,有媒体爆出某地“266个摄像头失守”,所拍摄的内容被实况直播到一家网络直播平台,供网友随时观看。这些摄像头所处的现实场景,包括街道、小区、餐馆、宾馆,甚至还有内衣店。也就说,无论你是在餐馆用餐,还是在逛内衣店,都有可能被成千上万的网友“盯上”。


就在不久之前,多地学校的课堂监控画面被放在网上直播,同样引发了争议,载体也是这家直播平台。据悉这一平台还只是摄像头被直播的冰山一角,众多平台都有相似的监控视频直播,由于注册门槛并不高,它们大都拥有海量的用户。


很多网友显然很喜欢观看这些摄像头所拍摄的内容,在直播平台上,观看人数过万的直播视频俯拾皆是。网友们似乎很享受这种“可以看到别人生活”的感觉。


但正是这种感觉,暗藏巨大威胁。


对于观看监控直播的行为,有人给出的理由是因为“猎奇”,好奇别人都是如何生活的,别人都在干什么;有人是因为“无聊”,“实在找不到事做,不如看看芸芸众生,放空自己”;有人是为了“情怀”,看看小学生上课,重拾童年的纯真;还有人则是为了满足自己的“窥私欲”,把“看监控跟看电视剧一样刺激”当成信条。其中,最后这类人所占的比例可能最多,也最值得关注。


随着“互联网+”的兴起,以及中国智能手机价格的持续下降,“人人可随时随地上网”正在成为现实。互联网世界五彩缤纷,可满足精神需求的载体也越来越多,但是现在一些网友却表现得越来越“无聊”,越来越“不干正事”,越来越喜欢“窥私”。


这是为何?


根据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的“精神分析”学说,人的“窥私欲”来源于一种“本我”的冲动,通过偷窥别人的隐私获得心理上的满足,这种满足根源于人身为动物最原始的欲望与冲动。


在技术相对不那么发达的年代,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方便“窥私”的载体和平台,再加上这种“窥私”还有悖法律法规、社会伦理和道德规范,既不合法,也不合规,所以只能偷偷地进行,或者直接抑制住这种“本我”。


新技术在这个层面上却带来了“解放”。随着各类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兴起,这从技术上为“偷窥”提供了某种“便利”,让“偷窥”可以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“正大光明”地进行。不仅如此,通过互联网的相互联结,甚至还能找到拥有相同兴趣爱好或者说癖好的群体。他们似乎形成了一定的组织,大有惺惺相惜之情。


市场一旦有新的需求,相关行业从业者就会一拥而上迅速抢占市场,这对于反过来促进技术的进一步升级换代,产品领域的进一步细分,确实存在一定的促进作用,所研发的产品也能够让公众享受到更加便利的生活。监控被纳入直播范畴,也算是一种产品细分,符合市场逻辑。


然而,当技术同社会生活发生关联时,恰恰不能只考虑市场逻辑。不然,技术就会呈现明显的“负外部性”。


在“监控直播”中,“好奇”“无聊”与“窥私”之间的界限并不明确,由于当事人并未知情同意,很可能已经侵犯了人的隐私权。而监控纳入直播,可能仅有摄像头使用者与直播平台之间达成了协议,仅对二者间的权利、责任关系进行了规定,却未考虑到,进入摄像头有效拍摄范围的人、事、物存在很大的随意性,可能有数量众多的不知情人群进入拍摄范围。对于这些不特定的第三方,更容易造成侵权。


不仅如此,一旦这项技术被放任,很多摄像头可能被滥用,成为不法分子行不轨之事的“得力帮手”,沦为盗窃分子踩点的工具,成为“黑客”攻击的目标,以及被不法商家当成盈利的工具。


而即便跳开法律争议,单看“窥私”,不加节制地放任技术,无疑会助长整个社会的“窥私”欲望。窥私欲催生了技术,技术进一步放大窥私欲。这种循环往复,无疑将造成道德伦理的巨大滑坡。


对此,你还能乐见其成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