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【文史】外国政要相亲记

2019/8/14 6:31:28

【文史】外国政要相亲记

小布什与尼克松之女:“没有然后”

 

11月11日除了是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光棍节和购物狂欢节,其实还是美国的老兵节。2014年11月11日,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为父亲老布什撰写的304页传记《41:我父亲的肖像》正式发行——“41”指代老布什的身份,美国第41任总统。

 

当天,一对父子、两位总统,共同现身美国得克萨斯州大学城内的老布什图书馆,参加了新书首发式。

 

小布什在书中深情回忆道,老布什不仅在学业、事业上支持他,对他的终身大事也十分关心——这一点,似乎全世界的父母都有相同诉求。

 

1968年,当老布什还是众议院议员时,就“于公于私”地为22岁的小布什安排了一场相亲。而对方不是别人,恰恰是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女儿特里西娅,标准的“白富美”。于是,来自得克萨斯大农村的愣头小伙小布什,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“白宫之旅”。小布什第一次去白宫就是去接特里西娅。

 

可惜,他与“第一女儿”的约会并不顺畅,甚至有些尴尬。小布什在书中写道:“我们共进晚餐,当我伸手去拿黄油时,打翻了酒杯,我惊恐地看着杯中的红酒淌过了桌子。然后,我点燃了一支香烟,特里西娅礼貌地提醒我,别吸烟。晚饭后,她要我立即送她回到白宫。约会就此结束。”

 

这是一场“没有然后”的约会,约会结束后,老布什问:“怎么样,儿子?”没等小布什回答,老布什的一个朋友小声问:“有戏吗?”小布什微笑着回答:“一点戏都没有。”

 

也不知小布什是否由此对“大家闺秀”产生了阴影——他后来的妻子劳拉,出生于得克萨斯州一个小户人家。看来,姑娘还是同乡的好啊!

 

劳拉1946年出生于得克萨斯州米德兰市。小布什和她同岁,出生于康涅狄格州的纽黑文,小时候也住在米德兰,两家住得很近。

 

1975年,小布什从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,回到米德兰,开始做石油生意。他在米德兰的好朋友乔·奥尼尔与乔的妻子琼·奥尼尔都非常关心他的个人问题。他们都希望小布什能够找个固定女友,早点结婚成家安定下来。琼·奥尼尔与丈夫商量,想把她中学时的同学好友劳拉·威尔奇介绍给小布什,希望劳拉能拴住小布什的心。

 

当琼第一次建议劳拉与小布什见面时,劳拉婉言拒绝了。因为她知道小布什是谁,也知道他的家庭在米德兰、得克萨斯州以至在全美政坛与商界中的影响与作用。但她是个喜欢安静,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。她告诉朋友,正是由于这个原因,她不想与小布什见面。她曾表示:“我想,他是一个很政治的人,但我却对政治不感兴趣。”

 

1977年8月上旬,当琼得知劳拉准备回米德兰看望父母时,再一次希望她与小布什见一面,两人认真谈谈,地点在她家后院的烧烤野餐会。这一次,劳拉终于同意了。

 

小布什的传记作者比尔·米纽泰格尼奥认为,劳拉这次之所以同意与小布什见面,部分原因是她当时有些孤独,还有部分原因是当时在米德兰,已没有多少还未结婚成家的单身男人,她已31岁了,正在考虑成家,希望拥有自己的孩子与家庭。

 

8月中旬,小布什在琼·奥尼尔家后院举行的周末烧烤野餐会上认识了同样来自米德兰、在休斯顿一家图书馆担任图书管理员的劳拉。劳拉文静美丽,谈吐幽默,颇有点小布什母亲的味道。与劳拉一见面小布什就马上喜欢上了她。他不停地讲话,劳拉则安静地听着,并不时被小布什风趣幽默的话语逗得咯咯直笑。当晚,一直谈到很晚,小布什才依依不舍地送劳拉回家。

 

在与劳拉相识交谈后的第二天,小布什回到布什家族在缅因州的度假别墅,与父母家人团聚。他告诉父母,他在米德兰遇到了一位极其优秀的女人。他说:“我发现她是一个非常有思想、非常聪明、非常有趣的人——她是一个伟大的听众,而我是一个喜欢高谈阔论的人。我们两人在一起真是非常默契相配。”

 

小布什后来回忆说,劳拉是一个充满幽默感,会快意地欢笑,聪明伶俐,脚踏实地的女人,“如果不是一见钟情,也是在见面后就坠入了爱河。”

 

有过4任妻子的施罗德:为何“没女人缘”

 

德国前总理格哈德·施罗德,比小布什大两岁,曾被同母异父的弟弟洛塔尔·沃塞尔曝出了和相亲有关的血泪旧账。

 

2004年12月,沃塞尔出版《总理,不幸是我兄长,与我》一书,其中《没有女人缘》一章,讲述了自己给当时还是法律系学生的施罗德介绍女朋友的往事。

 

沃塞尔在书中透露,当年已经成家的他,想把妻子的一位颇有风韵的闺蜜介绍给迟迟未婚的大哥。然而,施罗德在饭桌上滔滔不绝地说了3个小时。这位闺蜜后来告诉沃塞尔的妻子:“以后再见到施罗德,我肯定掉头就跑。”

 

不过,沃塞尔的这本书未必全部可信。因为他坦言,出书“是为了赚点钱”。当时已年过六旬的他,原本是IT界的高薪人士,可自从1995年失业后,就一直没能找到稳定工作。于是,一双敲键盘的手,被迫修过下水道、暖气管道,还搬过行李……

 

哥哥当上一国总理,也给沃塞尔带来过短暂的实惠。可是光环褪去以后,“务实”的德国人才不管你是谁的弟弟,沃塞尔还是要凭手艺吃饭,于是,他又成了面包师。他曾公开抱怨过:“他(施罗德)不该不管家人,要是他能帮我找个工作,哪怕给点建议,我都很开心。”

 

要说施罗德没有女人缘,他后来可是娶了4任妻子!24岁时,施罗德就和青梅竹马的邻村姑娘爱娃结婚;28岁时,又和女教师安妮结婚;36岁时,在竞选联邦议员时,与年轻姑娘希尔特露德“骑车定情”;52岁时,又邂逅了《焦点》杂志的金发女记者多丽丝。

 

每隔10来年就换个妻子,施罗德的品位倒是“从一而终”——永远喜欢年轻的。

 

普京:“清瘦矮小,却有男子汉气魄”

 

普京与前妻柳德米拉是在一次看戏时,由朋友介绍相识的。

 

1978年,柳德米拉21岁,出落得亭亭玉立。那年夏天,航空公司安排她到列宁格勒的疗养院短期度假,没想到这竟然成就了她的姻缘。

 

这一段经历在柳德米拉的回忆录里写得颇为细致,她说:“那天,我约了一个女伴一同飞往我们向往已久的列宁格勒休假。我们两个人刚到列宁格勒的第一天就被邀请去看戏。在剧院的台阶上,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叫普京的小伙子。”

柳德米拉说:“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给我的印象是清瘦矮小,而且不爱讲话。他穿着简朴,相貌平常,如果走在街上,我绝对不会注意他。”但看完表演之后,柳德米拉已经被普京的男子汉气魄所感染。

 

出了剧院,普京送了柳德米拉一段路程。最后他们在地铁道别时,普京给柳德米拉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。返回加里宁格勒后,柳德米拉开始与普京进行不太频繁的电话联系。有时候,柳德米拉也利用工作的便利“千里赴约”,到列宁格勒见上普京一面。

 

普京本人对这次初识记忆深刻。他在一篇回忆录中对这个夜晚有过如下描述:“那天,一个朋友说他有几张票,邀请我去看戏。他说还有两个漂亮女孩,于是我就去了。还真的有女孩。从那以后,我和其中一个叫柳德米拉的开始约会。”

 

普京是一个严谨而又严肃的人,他的求婚也不像别的小伙子那样浪漫。有一天,普京突然对柳德米拉说,“我们交往已经3年半,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了。我不爱说话,脾气也不好,有时还会让别人感到很委屈,做我的伴侣还有一定的危险性。现在你该决定与我的关系了。”

 

“我已经决定了。”柳德米拉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。普京和柳德米拉在停泊在涅瓦河畔的一艘游轮上举行了简朴的婚礼。

 

萨科齐:第一次见面,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布吕尼

 

法国前第一夫人卡拉·布吕尼在一本书中坦言,自己被尼古拉·萨科齐所征服不仅因为他“体格健硕”,而且因为他“有五六个大脑”。

 

卡拉·布吕尼·萨科齐自2008年2月与萨科齐闪电完婚后一直比较低调,但她在《卡拉和尼古拉的真实故事》中揭开了这段姻缘的点点滴滴。

该书回顾了萨科齐与布吕尼这段近年法国最受关注的爱情故事。48岁的布吕尼在书中透露,她于2007年11月与萨科齐在一次晚宴上相识,其实是萨科齐让一位朋友安排的“盲约”。

 

她说:“其实,我一到那就意识到自己赴了盲约,但这次盲约不算盲目。当时那里有三对夫妇,外加我们两个单身汉。”

 

书中写道,晚宴上,萨科齐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布吕尼,还在次日清晨送她回家。第二天,萨科齐又登门拜访并与布吕尼共享烛光晚餐。

 

布吕尼告诉该书作者:“一切都是那么突然。我从未见过如此风趣、如此活力四射的人。他的外表,他的魅力和他的智慧都深深吸引了我。”

 

这位超级名模说:“他仿佛有五六个充满了智慧的大脑。无论多晚,萨科齐都能一边看书,一边与身边的人交谈。”